【行业资讯】“物联网疲乏”---是大数据焦虑恐引发?

发布日期:2016-04-26

    要让大众接受新技术与设备往往需要数年时间,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掌握他们使用新技术/设备的预期与非预期后果;但是对于物联网(IoT)这种技术,我感觉大众对它的认知已经超越了物联网的实际承诺。

物联网在几年前仍是一个大多数消费者没听过的名词,不过根据来自美国加州的市场研究机构调查,今年前三个月(11~410),该名词在社群网站Twitter已经被提及230万次;令人惊讶的不是被社群站内留言提及的数量,而是各种方式的社交对话露出物联网的现实情况与大众认知的差距。

   有一天,我们可能会突然看到物联网疲乏发生,甚至在物联网市场真正起飞运转之前。

   Argus Insights日前发表了一份题为物联网国度:是什么引领了市场对话的报告,报告指出产业界与消费者关于物联网的对话,大多是聚焦对于大数据的忧虑──所以人们知道,随着物联网成长,将会有大量的资料被收集。

   Argus Insights报告亦指出,令人不安的是,群众对于物联网大数据的对话现在转向了对于那些大数据会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恐惧,以及担心数据如何被保全。

   Argus Insights首席执行官在接受美国版访问时表示,我们已经都知道,每个人、每种都在收集资料,而大众现在正迈向然后的阶段;他解释,在一方面,产业界人士的疑问是:我们该怎么利用这些大数据?,而在另一方面,消费大众的疑问则是:他们将会怎么处置我的资料?

   换句话说:“Big Data”会不会变成监控大众的“Big Brother ”Argus Insights的报告指出,人们已经了解,资料是物联网的关键资产之一,但使用者与专家之流都不完全相信目前的产品是否能确保数据安全。

  消费者越来越厌倦,也害怕AmazonGoogle等公司透过Alexa工具或其他智能家庭设备追踪他们说过的所有事情,而且他们担心黑客会入侵他们家中的婴幼儿监视器或是智能门锁”。Feland在进一步补充。

Twitter平台并不会将一般消费者的对话与产业界人士的区隔开来,所以要怎么进行分析?Feland也表示,所有的留言都像被丢进同在一个大桶子里。

不过Argus Insights是一家专长透过监测与分析消费者在线评论与社群网站对话,以分析大众的心占率(mindshare)以及预测市场需求的研究机 构;Feland表示,他们透过将网络上的消费性话题分类为可穿戴设备、云端、智能手表、智能家庭等等,追踪消费者与产业界人士的相关对话。

在物联网的研究上,Argus分析了大多数人气最高的内容,包括内含最多有关物联网领域之讨论的分享链接、主题卷标(hashtags),以及Twitter留言;该机构表示,观察那些高人气内容,能确认哪些话题是引起市场最多共鸣的,以及能追踪话题随着时间的转变情况。

Feland表示,在众多关于物联网的社群网站对话中,大数据是心占率最高的话题类别,大幅领先可穿戴设备、云端、智能家庭、智能城市等等话题。

Argus的研究也发现,对于安全性的忧虑占据舆论主流,在社群网站上的相关提及比对于隐私权的忧虑还多──为何是这样?

Feland表示,消费者认知到物联网设备缺乏安全性会让我的财产受到损失,他们对于身家财产更看重;消费者知道他们已经准备好放弃很大部分的隐私权,有人现在会说:我知道你对我的数据做什么,因此你需要给我一些报酬。

简而言之,物联网的反作用力很快就会显现。Feland表示,从消费者开始使用Siri、然后发现他们的行动上网费用暴涨后的反应,预示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当时很多使用者没有意识到,跟Siri对话会传送数据给Apple (然后移动上网费因此暴增),而且无论他们跟Siri说了什么,Apple都会保存一段时间。

虽然这种信息传输应该有助于Siri了解(监控?)其使用者,但衍生了消费者的疑问:“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当 消费者已经对从智能家庭到到自动驾驶车辆等信息超载,一个后果就是对于能收集并储存数据、与其他设备还有人类通讯的、连网设备之不断成长的力量感到不安。大众文化对于这种恐惧提供了数不清的验证;Feland表示,例如在社群网站的对话中,人们将物联网与《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还有《我的妈咪不是人(Smart House)》等电影相关联。

《我的妈咪不是人》?从来没听过!Feland表示,这部电影是迪斯尼频道(Disney Channel)的原创电视电影,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叫Pat、失去控制的人工智能(AI)应用程序掌管了一栋全自动的房屋;这部在1999年上映的电影被 认为是科幻小说(而且是喜剧),虽然情节有点夸张,但消费者对物联网安全性的疑虑将它带进了社群对话中。

他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看到设备之间会自己对话的阶段,同时我们不知道如何去控制所有的东西;甚至就算最坏的情况还没有变成现实,那样的恐惧已经是清晰存在而可信的。

我 一直意识到物联网是有益的,因为听到产业各界都在讨论其增殖、而且一面倒地支持;各家企业推广物联网的收获,会远比使用物联网的我们这些消费者更多。物联网设备供应商与服务业者将如何因应这样的认知差距?他们如何尽可能降低消费者对物联网的疑虑──尽管那可能是没有根据的?对此Feland表示:我们得 继续观察。